三亩微风

你只是不知道我有多爱你(HE)

垃圾写手没有什么文笔,基本就是流水账,不喜欢请不批评我。


人物形象可能和原剧有出入,不喜抱歉。


如果有错别字或者撞梗,麻烦评论或者私聊我,我会道歉和处理,谢谢各位小可爱。



喜欢be的就不要看了,这是一个圆回来的甜美结局。



沈巍不是没想过那些神仙为什么这么轻易地战败了,烛九也曾经想过这个问题,业火灭后烛九曾细细的探查了很久才敢确定除了蓬莱外面是真的一个生灵都没有,烛九不再想了专心治理鬼族,烛九也去后,就永远不会有人再想了。


其实天道远比鬼族想的决绝了不少,曾经天上所有的神仙强行扭曲空间,硬生生的在八荒四海外新生了一个独立的空间。这个空间本来是用做囚禁罪大恶极的人,丝毫不亚于当年的天柱,后来天道改了主意,修建成了另一个小蓬莱。他们给它取名为新,天道从鬼面殞世后就将这个以前的计划提上了日程,不过这个计划并不包括昆仑神君和万物众生,因为新生的空间无法容纳太多的生物,而一但昆仑现实,沈巍必定会心生怀疑。好在沈巍并没有一定要一个一个的杀,带走了昆仑后,便去了天柱,神仙们在天道的带领下去了新,放弃了阵地,仅仅留下士兵迎接烈火的洗礼。


众神们到达新的时候,意外的看见了一个茅草屋,众神心下一慌,隐隐生出不好的预感。果然从里面走出来一位风度翩翩的白衣公子。众神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曾经决绝自尽的白衣鬼王,虽然鬼面笑得很是温和,但是在众神眼里仍是面目可憎。


鬼面轻轻的抱着怀里的小团子,小团子软软香香的安静睡着,鬼面低头亲了一口顺儿的小脸蛋。“顺儿,你看来了这么多跳梁小丑。”


“怎么可能!你怎么在这里?”天道大声问道。“大不敬之地几十万年才诞生鬼王,你竟也真的愚蠢的觉得我们软弱可欺?你的这个局本王早就破了啊?谁说棋子不可以下在棋盘外?”鬼面戳了戳顺儿的小脸蛋。“对不对啊顺儿?”


“你怎么会知道这里的!”“只要有足够的利益,你们的神也可以为我所用,新的建立本尊一早就知道了。鬼族重见天日,本王也谢谢你们辛辛苦苦创造的世界了,成人之美。”鬼面将顺儿固定在胸口,幻化出了破天戟“正好用你们固定这个时空”


刚刚千辛万苦到达这里的神仙,还没来得及恢复功力就被白衣鬼王祭了天地。破天戟的威力加上鬼王的威严。或许天道才明白人心不足蛇吞象的事情也会发生在他的身上,从看两个鬼王年幼可欺时,便将自己送进了这个局里,无法脱身。


“顺儿,你那个傻爹爹过几天也快来了,不过我们得给他一个教训。”鬼面颠了颠小团子,小团子咧开小嘴咯咯咯笑了,小手还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小馋鬼,知道你饿了,等阿父一下。”鬼面熟悉的将顺儿抱回去,开始准备顺儿的伙食。


三天后,一袭黑袍的黑袍使大人托鬼面的修为也来到了这个世界。沈巍迷迷糊糊的看着眼前的景象,丝毫搞不懂这是什么情况,明明八荒已毁,明明万物不存。沈巍只能漫无目的的向前走,在看到茅草屋的时候,整个人激动的浑身颤抖。因为草屋前的秋千上坐着自己心心念念的人。


“面面!”沈巍激动的上前想要抱着鬼面,不曾想那人满身抗拒“你是谁呀?”沈巍晃了一下“面面,你别和哥哥开玩笑,我是哥哥啊。”


鬼面抬头“我是真的不认识你。”沈巍眼里的泪一下子涌了出来“面面你别吓哥哥,哥哥错了,你打我吧,你别装不认识我,哥哥受不了。”


“哇”鬼面怀里的小团子哭出了声,沈巍这才注意到小孩子的存在。“不哭啊,阿父在,不哭。”鬼面轻声的哄着顺儿,丝毫不在乎一边的沈巍。沈巍看着夜尊怀里的小团子突然想起了自己肚子里曾经和鬼面一起孕育的孩子,沈巍想起了自己狠心的亲手了解了他,还害的自己的爱人自尽,顿时心如刀绞,感觉曾经孕育顺儿的地方也一抽一抽的疼。


这边夜尊刚刚哄好小的,一抬头就看到大的窝在地上,双手紧紧摁着自己的肚子,满脸的眼泪,整个人一抽一抽的。吓得夜尊哪里还有想法逗弄他,赶紧上前将人扶起来,一手抱着顺儿,一手架着沈巍,将人弄到了床上。


沈巍紧紧抱着夜尊不撒手“我好疼啊。”夜尊赶紧伸手想去探查沈巍的情况,不曾想沈巍抗拒的厉害,一个劲的抱着夜尊喊疼“沈巍你真是好样的!情智没回来之前一个劲的作妖,现在好不容易回来了,你又不让我给你检查,你要干什么!”


沈巍被夜尊吼了,小脾气也上来了,抱的更死了。“你吼我,你都叫我沈巍了,疼死我算了,不用你管我。”夜尊听着沈巍这话,脸抽了一下“好,不管你,疼死你算了,剩下我和顺儿一起过。”夜尊坏笑,果然沈巍立马推开夜尊。


“顺儿?”沈巍泪眼摩挲的问道。夜尊指了指旁边的打着奶嗝小团子。沈巍想要上前抱抱顺儿,被夜尊拦下了“这可不是大人的孩子,是我一个人的。”沈巍呆了一下“不是这样,顺儿也是我的孩子,你生不出的。”


“就是不许你抱,怎样,大人。”夜尊挑眉说到。沈巍彻底绷不住了“我是你的哥哥,是你爱人,不是大人,你欺负我,还不让我抱顺儿,你要是还生气你打我好不好,留口气给我就行,你从来都没和我这样过,我好难受(ಥ_ಥ)”


“好了好了不哭了,没事,都过去了。”夜尊将顺儿轻轻放到沈巍怀里,教他怎么抱顺儿,自己则从后面将沈巍抱在怀里,把手放在沈巍的小腹上用黑能量细细探查,修补曾经的亏损。探查后夜尊明了自己和顺儿的离去给沈巍造成了很大的创伤,深深印在了骨子里,所以沈巍才会每每伤心,宛如刀绞。夜尊看着沈巍笑容温柔的抱着顺儿依偎在自己的怀里,低头亲了亲沈巍的头发。总算是苦尽甘来了。


夜尊过上了妻儿在侧的美好日子,宠宠媳妇,看看孩子,偶尔出去猎个羊,用羊油和面烙饼,用羊肉做一个暖暖的锅子,再来一碗羊杂汤。沈巍则看管顺儿,只要顺儿离开一刻都会觉得心神不宁,只有把人紧紧抱在怀里,才觉得这不是自己痴心妄想,黄粱一梦。有时候沈巍外出,夜尊在家看着顺儿,顺儿就会一直看向门口,等着沈巍回来,夜尊想了想,这一定是遗传了沈巍,小没良心。沈巍带回来捉的鱼,打的鸽子,采摘的新鲜水果。夜尊洗着新鲜的葡萄,将瓜果切成方便入口的小块,看着沈巍用破天戟杀鸽子,利落的放血拔毛,然后烤的鲜香肥美。用斩断龙脉的破天戟杀鸽子,不愧是本王看上的人。


沈巍一口一口的喂着夜尊,馋的只能吃米糊的顺儿直流口水。夜尊擦去顺儿的小口水“不着急啊,等你长大了,才有的你吃。”夜尊拉着顺儿软乎乎的小手觉得最幸福的事情不过如此。


半夜,沈巍陷入了梦魇,不停的哭喊,夜尊从向来觉浅,立刻醒了过来,赶紧把人抱在怀里,轻声安慰。过了许久沈巍才清醒过来,紧紧抓着夜尊不放。过了好久沈巍才闷闷的问道“面面,这一切你计划了多久?”夜尊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可看到爱人满眼的不安,夜尊只能慢慢解释到“从我们在大不敬之地开始,那时候我发现哥哥的天劫比我重了不少,我就偷偷跑去问了一个老爷爷,他当时说的话我后来才明白,天道希望除了你,让我自生自灭,当时我没什么办法。只能用自己觉醒的异能去抵挡了你的天劫。”


沈巍猛地攥紧了手“那时候你的异能觉醒了?”“对呀,是御物,普天之下无非我物,还没来得及和你说就抵挡了天劫。后来你就被昆仑带走了,我在反抗团的时候凭借先天优势再生了异能,是吞噬,和哥哥的很像,不过每每有一点的能力就多一点的罪孽。”


沈巍看着眼前人淡定的仿佛讲别人的故事就心疼的厉害,紧紧握住那人的手,听着他继续讲。“后来的一切我始料不及,未曾想昆仑下了死手,我被封印到了天柱里,只怕吞噬的异能也只不过是他们怕我罪孽不深的手段吧,那一万年,我在天柱里受刑,可你的鬼王之身也被那劳什子神格毁了差不多,基本就是外强中干。我虽困在天柱里可是却一直在培养势力,本在寻找合适的机会,我却发现他们新建的这里,这里起初是另一个刑罚之地,我怕他们将你囚禁,便直接闯了出去,发动了大战,并用谈判将你留在身边。”


夜尊并不打算继续说沈巍接到“所以你就把我留在身边!任由我像个傻子一样伤害我最爱我的人,就连顺儿也是他们的一场算计,让我们拖累你,让你为难,最后借我的手将顺儿杀死逼你自尽,为什么,我做了那么多,你为什么不杀了我!你为什么还这么做,我对不起你。”沈巍把头埋在夜尊胸口,夜尊感觉到了胸口的一片湿热。


夜尊轻轻拍着沈巍的背“我们大不敬之地出生的鬼王其实那么软善可欺的?手段我也会,只不过那些肮脏的手段看不上眼罢了,我让我的眼线在天界从事了新变成小蓬莱的事情,并且让我们可以来到这里重新生活,现在一切都好了,别自责了。”“可是……可……”


“没什么只要是你,只有你可以牵动我的心弦,什么苦我都不怕,是我的错,让我的小肋骨跑出去受了那么多的苦楚,哥哥不许怪我。现在

哥哥知道我有多爱你吗?”


“我知道你有多我,我也爱你,以后换我来守护你,面面,你也要知道我有多爱你。”


”好”


评论(12)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