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亩微风

傅红雪和他的花熊猫

垃圾写手没有什么文笔,基本就是流水账,不喜欢请不批评我。


人物形象可能和原剧有出入,不喜抱歉。


如果有错别字或者撞梗,麻烦评论或者私聊我,我会道歉和处理,谢谢各位小可爱。




上一话说到,傅红雪懵圈的带着刚刚成精的花无谢踏上了回神京城的道路,傅红雪抱着小熊猫骑马,抱着小熊猫睡觉,把小熊猫揣到帽兜里赶路,快到神京城的时候才反应过来!这是不是就是话本子说的见家长!!!!


傅红雪一下子就慌张起来,自己的行头还没有更换,见面礼什么都没有!完了,就连无谢好像怎么都瘦了一圈!怎么办,傅红雪终于从花无谢成精了,然后又差点离开自己的打击中清醒过来的大脑再次飞快运转起来。


花无谢小熊猫发现了傅红雪的不对,虽然这个人依旧一副冰冷天塌了也没有关系的样子,但是!他吃面条的频率不对劲!原先阳春面一根面条要吃四口,现在嗯?一根面条要吃一刻钟!这是积食了吗,就连赶路的频率也慢了好多。


花无谢变回娇俏公子的样子,带着傅红雪到了离神京城二十里的温泉客栈。众所周知熊猫,特别是小熊猫柔软的像一滩水一样,傅红雪把住花无谢的小肚肚,往地上一放,就柔软的摊成了一张猫饼。


难得的休息总算让傅红雪放松一下紧绷的神经,温泉的水可以很好的缓解旅途的疲惫,傅红雪坐在那里任由着已经不是第一次共浴的花无谢用软乎乎的小爪子摸自己身前身后的伤疤。


花无谢从前是个人精,哪怕现在变成了熊猫也不是呆愣痴傻的,看见傅红雪如此反常的样子不经问道“红雪,你是不是不愿意和我回家啊?对不起,我实在是太想家了。”花熊猫软乎乎的摊在傅红雪遍布伤疤的身上。


“没有!我只是……有点害怕……我真的没有不愿意。”傅红雪握着花无谢怕滑下去不停蹬蹬的小脚丫。花无谢从傅红雪的神态里就能感觉到傅红雪的担心。“他们很好的,也会对你好。放心吧。”花无谢认认真真用自己的星星眼盯着傅红雪。想着应该表明心意,不让傅红雪这么患得患失。


“红雪,我喜欢……”“诶呀!哪来的熊猫啊!”一个瘦高瘦高的人冒冒失失的闯了进来,花无谢定睛一看,这不正是自己的三弟花飞扬吗!花无谢刚想打个招呼。自己这个只长个不长脑子的弟弟就一把摸上了自己的屁股


小熊猫实在是太可爱了,花飞扬没忍住还捏了捏,说到揪了一把黑色的小尾巴。“嗷~”花无谢实在是太过羞恼,嚎叫了一声,不停扑腾着,掉进了水里呛了半天,傅红雪赶紧将小熊猫捞了出来,狠狠的瞪了花飞扬这个傻大个一眼。要不是着急给无谢擦擦,估计傅红雪就要拔刀了。


晚上,花无谢捂着屁股撅在哪里。还没有从被亲弟弟好多揉捏的痛苦中回过神,在傅红雪眼里一切就变了味了,无谢被不认识不喜欢的冒犯了。一定伤心坏了,于是“没事屁屁还在干干净净的。”傅红雪拉开花无谢的小爪爪强行亲了一口。


“嗷嗷嗷~”这回彻底变成了红豆园子了,我的屁股招谁惹谁了,花无谢捂着屁股想到。不活了,我已经没有干净的屁屁了。


(璧花)笨蛋小奶猫

垃圾写手没有什么文笔,基本就是流水账,不喜欢请不批评我。


人物形象可能和原剧有出入,不喜抱歉。


如果有错别字或者撞梗,麻烦评论或者私聊我,我会道歉和处理,谢谢各位小可爱。



连城璧喝多了,带着一身的酒气摇摇晃晃的回了房间。虽然连城璧极其不喜欢同那些虚伪的人应酬,可是如今有了无谢,总还是希望日子安静一点,让无谢开开心心的,所以一些时候还会应酬一下,总不至于树敌万千,毕竟割鹿刀在手,加上强大的实力,怀璧其罪的道理连城璧还是懂的。


同那些虚伪讨厌的人喝了这么多酒,以至于连城璧迫切的想念自己的小猫咪。“无谢,我的小无谢嗫?”连城璧摇摇晃晃的甩开了冰冰的手,四处寻找。花无谢素来娇气的很,下人身上要是不小心沾染了一点劣质熏香,都不让靠近,但连城璧不在这个范畴之内,哪怕连城璧打完架,一身血腥味花无谢都会过来用水滋滋的小鼻子蹭连城璧的脸,然后一起洗个澡。


“抓住你了,小调皮(´。・v・。`)”连城璧一把抱起花无谢啪叽的坐在地上“诶呦,小可爱你跑不掉了,来让我亲亲。”木马,连城璧亲了一口花无谢的脸蛋,“香香的,再来一口。”吧唧吧唧吧唧,连城璧给花无谢亲的迷迷糊糊,他身上的酒气把花无谢也熏的晕头转向。


于是闻多了的花无谢伸出了粉嘟嘟的小爪子,这意思很明显,亲一口,连城璧异常配合的亲了一口小肉垫。喵(^・ェ・^)花无谢开心的叫到,于是抬起来另一只小爪爪,于是喝多了的连城璧把花无谢的小爪爪挨个亲了个遍。


“肉嘟嘟的,无谢真好摸。”连城璧揉捏着花无谢柔软的小肚子。花无谢的尾巴都快摇上天了,连城璧突然打了一个哆嗦,地上有点冷,于是自顾自的解开衣襟,把花无谢塞了进去,“不能冻到无谢,无谢可是我的小宝贝。”连城璧一下子摔在床上,就这么揣着花无谢睡了过去。


冰冰深知连城璧喝多了是什么德行,自然不敢进去打扰,但还是忍不住吐槽,庄主真的像一个强抢民女的变态。


第二天一早,连城璧在头疼和满身的酒味中醒来,这让他有点崩溃,刚想起身,就发现胸口有着毛嘟嘟的触感,掀开衣服一看,花无谢枕着自己左边的胸肌睡得正香,小爪爪还在右边的胸肌上不停的踩奶。


连城璧把花无谢的小脑袋露了出来,又躺了回去,头也不疼了,突然感觉这一切值的,无论以前的日子有多苦,以后有了你,什么我都不怕了,你就是我的家,我的救赎。


吐真系列(黑白璧)

垃圾写手没有什么文笔,基本就是流水账,不喜欢请不批评我。


人物形象可能和原剧有出入,不喜抱歉。


如果有错别字或者撞梗,麻烦评论或者私聊我,我会道歉和处理,谢谢各位小可爱。



连城钰是什么样子的?这个问题连城璧思考过很久,高傲的,帅气的,是可以俯视天下的,曾经自己倾尽所有都求不来的,他轻而易举就得到了,这样的人是天之骄子,是最好的。


那么最好的人该配什么呢?最好的兵器,割鹿刀,削铁如泥。最好的侍女,冰冰,蛇蝎美人。最好的衣服,一针一线都不可以马虎,那么伴侣呢?自己真的是……好的伴侣吗?


红白莲费尽心机把自己培养成了一个所谓的君子,君子吗?哪里有君子会是这副样子?连城璧还记得那一年自己分化,淡淡的梅花香充斥着整个无垢山庄,那药是腥的,又腥又苦,不知道几碗下去,梅花香再也没有了,腹部像揣了冰块一样,隔着衣服摸都是冰冷彻骨的,连城璧记得自己十几年没来情期。


这些都是值得的,为了父亲报仇,重振无垢山庄,哪怕孤独终老都可以,年幼的连城璧曾经这么想过,可是他到底还是没有斗过沈飞云,坤泽的身份一朝暴露,连城璧瞬间人人喊打,其实他不明白,为什么坤泽就不可以重振山庄,为什么终于不用苦苦隐瞒,却比自己用中庸的身份还累。


从那时起连城璧就开始抑郁寡欢,就像所有故事里的英雄一样,连城钰就是这个时候来的,推翻了沈飞云,还了连泽天清白,甚至还把沈璧君浸了猪笼,萧十一郎和风四娘按照大盗罪名处理,扣上了几条人命,就处死了,逍遥侯也陪着自己的儿子去了,杨开泰要护着风四娘被连城钰好顿讽刺,说他是伪君子,护着贼人,与帮助别人逃婚的荡妇为伍,不清不楚。许是说的太难听,竟逼得杨开泰自尽了。


连城钰重洗了江湖的牌,一时风声鹊起,他连城璧呢,还是一个过街老鼠,后来这个人就耍无赖住进了无垢山庄,半磨半泡,用三年的时间证明了自己的真心,终于成功“嫁进了”无垢山庄。


连城璧坐在床前,摸着自己依旧冰冷的小腹,不禁自嘲到,天底下哪一个不会生育的坤泽会有好的结局啊?以色事他人能得几时好。


连城钰不是没努力过,相识了五年,成亲两年连城钰都没碰过他,因为连城璧根本没有情期,名贵的药材像白菜一样,还有哪些千金难求的珍惜药材成批的往院子里送。


极品田的籽玉被做成了玉势,配饰,但凡连城璧用的玉都是上好的暖玉,玉势配着极好的药膏温软后庭,世上仅剩的温补草也被连城钰取了回来,做成了药丸睡觉前塞到连城璧的肚脐眼里,温养孕宫。


连城璧看着庭院里落下的花想到了自己的第一次情期,那已经是婚后第三年了,不光连城钰高兴,连城璧也是欣喜的,是欢愉的,可是事后从孕宫内引出的白灼都已经从滚烫变成了冰凉,第二天连城璧就因为寒气入体生了大病,手指甲都烧的青紫,迷迷糊糊间连城璧好像看见连城钰在他床头哭的双眼通红,脖子上的青筋都起来了,“对不起”连城璧迷迷糊糊说到道声小如蚊。从那一会连城钰再也没碰过他。


“夫人这样也不是办法啊。”冰冰对看着连城璧的宗主大人说到“夫人如果再不解开心结,只怕对身体无益啊,这几日腰身细了两扎,连双颊都凹下去了。”看着庭院里哀伤的人,连城钰眉头紧锁,“这可怎么是好?”


“听闻有一家店铺贩卖神药,名唤吐真剂,服用后可以说出心里想说的话,冰冰斗胆求了过来,庄主可要试一试?”冰冰捧出一个小盒子。连城钰看着这东西不悦,什么东西都可以给他的宝贝吃吗?


冰冰解释到“大夫看过了,没有害处,奴婢也找人做了实验,没有害处。”“你还有几份?”连城钰问道。“两颗。”连城钰拿下一颗就吃了下去。“宗主!”“不亲身实验,我不放心。”


连城钰本想着躲好等药效过去,结果这个药实在太……连城钰直接遵守着内心的想法闯到了连城璧的房间将人抱的严严实实。“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嗯?连城钰几乎想把自己的嘴缝上但是没有办法,只能听着自己说着惊世骇俗的话。“你都不找我,哼,也不抱我,小没良心的,偷了我的心还不好好对我。”


连城璧被连城钰的反应弄得分不清东南西北,“你醉了吗?”“没有!”连城钰摔了一下手,这让连城钰直接红了个透,这个该死的药啊“我对你好,我喜欢你的,你都不信。”


“我知道的。”连城璧摸了摸连城钰的头发,这个人是多么喜欢自己,自己怎么会不知道呢?“你不开心,我都不知哪里做错了,我都偷偷哭了多少回了,你还不开……”连城钰猛地捂住了自己的嘴,这些可不能乱说。


连城璧再迟钝也明白了连城钰不正常,试探的问道“你是不是做了什么?”连城钰憋了半天,脸都憋红了,说“吐真剂。”“你吃这个干什么?不许捂嘴,回答我!”连城璧严肃的盯着连城钰。


连城钰低下了头,委委屈屈的说到“你不开心,也不说因为什么,他们说这个药可以让你说,我不放心就自己先来了一颗。”完了,形象彻底没了,连城钰耷拉着脑袋想到。似乎做了一会思想挣扎,丢就丢了吧,自己媳妇。


“我十七年前就喜欢你了,我当时在大街上要饭,是你给我吃的,给我钱,不让别人欺负我,还让我变得强大,我好不容易回来,结果来迟了,我恨不得杀了自己,我怎么能让你受苦呢?”连城钰眼泪汪汪的看向连城璧。


“我配不上,你做了这么多努力,我却连一个孩子都不能给你。”连城璧摸着爱人的脸说到“胡说!不是为了孩子!”连城钰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我只是怕你身体不舒服,我想让你陪我到白头,不用你生孩子,我也可以……唔唔唔……生!”连城钰紧紧捂住了自己的嘴,结果还是把话说出来了。


“你生?你说什么!”连城璧直接把连城钰的手绑到了身后,连城钰没法捂嘴巴,像竹筒倒豆子一样哔哩啪啦的说了出来“我找灵姑子配了药,吃了两年多了,我退化的孕宫已经二次发育了,我也可以有宝宝。”连城钰说完就一脸生无可恋的趴在那里,完蛋了全说了。


连城璧送来了手,眼泪一滴一滴的掉“我不值得。”蹭!连城钰坐了起来将人抱在怀里“别哭了,你一哭我心都碎了,我认定你了,我说值得就值得。”连城钰似乎想起了什么“择日不如撞日,来吧,造包子!”说完就把连城璧推翻,然后坐了上去。“连城钰!你干嘛呢!”“闭嘴!”


第二天,连城钰宗主药效终于过去了,昨天把自己折腾够呛,现在腰好像没了,连城钰觉得自己把老脸都丢没了,然后一个人平躺在床上不停的叹着气。


连城璧端着粥进来的时候,有点愧疚“城钰,你放心,以后我不会乱想了,我也喜欢你,我们以后好好的好不好,再给我一个机会。”连城钰沉默了好久说到“算日子小包子应该揣上了。”


又是一阵沉默“我吃不饱,你让下人再端点吧,我要饿死了,夫君。”


重振续

垃圾写手没有什么文笔,基本就是流水账,不喜欢请不批评我。

 
 

人物形象可能和原剧有出入,不喜抱歉。

 
 

如果有错别字或者撞梗,麻烦评论或者私聊我,我会道歉和处理,谢谢各位小可爱。



前文指路     重振      http://sanmuweifeng.lofter.com/post/2015c8be_1c6bde8f6

 
 

夜尊离开海星的第一年,海星繁荣富庶,歌舞升平,而地星没有阳光,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地君被架空,地星人怨声载道,地君册被毁,所有人都是黑户。这就是夜尊面对的地星,一片狼藉。

 
 

第一年,夜尊开始大战,快刀斩乱麻,确立了自己的统治地位,整整一年,夜尊才确立了统治者的位置,有带来好生活的许诺,也有武力的镇压,更有杀鸡儆猴,一系列计谋。

 
 

第二年夜尊开始制订了地星法律,重新制定了地君册,不过这一次的详尽程度是沈巍都无法想到的,夜尊的原则,技术民生可以拉长线发展但规矩必须一清二楚,拟订后多方修改,到了第八年才修改完。

 
 

第九年,夜尊开始四处巡视,看着他们建立房屋,基础设施,同海星的比不了,但是至少有了一个温暖的家,就是这一年夜尊捡到了一个被抛弃的小鬼傅红雪,于是从这一天起,夜尊走到哪里身上就挂到哪里一个小团子,傅红雪年幼会甜甜的叫阿姨要糖吃,还会像个小狐狸一样仗着夜尊的威风四处作乱。

 
 

第十五年,有人叛乱,夜尊前去镇压,就是这一年傅红雪看到了夜尊后背遍布着血痕趴在床上处理公务,眼泪汪汪的去给夜尊吹吹,从那一天无论下雨下雪,傅红雪早早的就提着一把黑刀去练功,刚开始是托着刀去的,后来就开始一点一点变得一丝不苟,变成了夜尊的一把好手。

 
 

第十七年,战后重建完成,地星再次发展起来。这一年有人上奏章让夜尊娶亲,结果送来的人被傅红雪哭着用糕点砸跑了。夜尊抱着已经开始长高不在圆咕隆咚的小孩许诺,只有红雪同意,他再娶亲。

 
 

第二十年,各等级学校建立完成,标志着教育体制的成熟,傅红雪可是独一份,拥有私人老师,也是这一年商贸的建立达到了夜尊暂时满意的程度。

 
 

接下来的十年,夜尊用尽全力,仗着鬼族的天赋异禀带着所有人发展经济,发展科技,发展教育,发展医疗。在这期间傅红雪仗着夜尊的教养迅速成长,第三十年已经可以开始处理公务了,夜尊看着傅红雪用五年时间已经可以独当一面,用自己多年的人脉,和培养的下属给傅红雪建立了一个依靠和屏障。

 
 

第三十五年,夜尊用一年的时间起草了《农业发展方案》《农业技术详细发展》还有一份遗诏,当然偷偷藏了起来。

 
 

第三十六年,夜尊去了大不敬之地散去了大部分的法力,让地星有了光明。遗诏公布于世,傅红雪去大不敬之地寻找,在新年那一天找到了全身是血的夜尊,这一回是傅红雪捡回了夜尊。

 
 

第三十七年,整个地星没有过年,因为夜尊没有醒。

 
 

第四十年,有人叛乱,因为夜尊没有醒,傅红雪生了大气,每一个人哪怕是做饭的都削了首,几百个人的头用铁锁链串了起来挂在了禁地,让所有人永世不再敢叛乱。

 
 

第四十五年夜尊醒了,地星普天同庆,也是这一年地星终于可以靠自己种的粮食吃饱,还有了富裕?夜尊虽然还是法力低下,整个人靠在榻上蔫蔫的。但是所有人都相信王会恢复的。

 
 

第五十年,夜尊法力恢复了打半,傅红雪去海星建交,也就是这一年碰到了磨磨唧唧的斩魂使大人。也是这一年傅红雪也救下了一个小孩,还因此瘸了一条腿。

 
 

一切都向着好的方向发展发展,这个小混蛋被取名花无谢,生在了和平年代,不需要提刀作战所以越发软乎乎的了,花无谢可以抱着傅红雪的刀跟着他巡视新兵,也可以在夜尊训斥大臣的时候拿着大王的白袍子擦嘴,然后在夜尊怀里睡得直打呼噜,然后就发生了王用超小的声音发着火,花无谢不满,踹了夜尊小肚肚一脚“算了算了,不说了,都出去,给我小点声,嘘~”

 
 

扒傅红雪的裤子,揪夜尊的头发,给傅红雪的红发带系蝴蝶结,用夜尊的小袍子擦手,画傅红雪的出浴图,往夜尊的饭里放了大量的糖,偷走傅红雪的衣服,小混蛋就这么长大了。

 
 

花无谢的资质比傅红雪还要好,第七十年已经是一个风度翩翩的少年了,夜尊因为与沈巍的七十年之约正在闹心,看着一桌子的文案正在闹心,花无谢围着大斗篷进来了“花花来了?来吃点糕点,我的小厨房新做的,牛乳活的面,我让他们筛了半天,特别细致,就等你了。”

 
 

花无谢不像往常一样,反倒静静的看着夜尊说了一句对不起!夜尊一抬头就看见花无谢开始扯着嗓子冲门口叫那些让人想入非非的话“王,花花好爱你。”“花花疼~”“轻。”

 
 

夜尊眼珠子都快吓掉了,看着花无谢坏笑着拿起了自己准备的糕点,一边吃一边含含糊糊的喊,夜尊无措的搓着手手,后来才知道花无谢是为了逼傅红雪表明心意,到夜尊还是鸡皮疙瘩掉一地。最后花无谢穿着一件什么也遮挡不住的纱衣滚了出去,夜尊几乎感觉的傅红雪的杀意。

 
 

此后的每一天,花无谢都过来坐在王的位置上哀嚎,夜尊一边给他准备茶点,一边叹气的缩在小角落里躲着处理奏折。

 
 

好在自己养出来的孩子还不至于弑君,但是!傅红雪叫来了沈巍,让沈巍知道了陈年往事,还下了春药,于是夜尊看着这个说要重振夫纲的人翻了一个白眼白眼。

 
 

沈巍看着失而复得的弟弟,眼眶红的可以滴血,说起了自己这么多年想说的话“对不起,哥哥错了,当年我伤害了你,还自以为是的想着把你带回去就是好的,我也没想过了解你的过去,也没有考虑你的心情,更忘了我弟弟也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威风堂堂的鬼王,是哥哥错了。”

 
 

夜尊有点诧异沈巍的态度。沈巍亲了亲夜尊的手接着说“从今天起,不是哥哥带你回家了,而是哥哥想回你的家好吗,你给哥哥一个家?哥哥依附你,哥哥不当黑袍使了,也不出去了,从今天起,我只是你的哥哥,你的爱人。”“我终于等到你了哥哥,你终于愿意平等的看看我了。”

 
 

后记

 
 

“傅红雪!你个小崽子!我跟你说你完了!完球了!”夜尊扶着腰愤愤的说到,旁边是扶着他的沈巍,面前是一脸开心的花无谢和低头不语的傅红雪。

 
 

夜尊碎碎念了半天似乎这样就能出气,本以为我是1的,最后狠狠的来了一句“真是有了媳妇忘了娘,哼。”傅红雪的眼睛一下就亮了,抬头看向沈巍脆生生的叫了一声“爹!”沈巍笑得褶子都出来了“好,三日准备,给你和无谢一个盛大的婚礼。”“谢谢爹!”两个脆生生的声音让夜尊心疼。

 
 

“你们……哼!”夜尊气的不行,而接下来沈巍的话让夜尊乖巧的缩成了一团。“弟弟你用七十年振兴鬼族,但哥哥用七十秒让无谢他们出去,把你抱到床上,就可以振兴夫纲,上一次是三天,这一次,七天怎么样?”“嘿嘿,赐婚,赐婚。”

 

91
血妖这一对兄弟你们想看谁是上位者?评论说一下🤔🤔

信息素的闹剧

垃圾写手没有什么文笔,基本就是流水账,不喜欢请不批评我。


人物形象可能和原剧有出入,不喜抱歉。


如果有错别字或者撞梗,麻烦评论或者私聊我,我会道歉和处理,谢谢各位小可爱。




傅红雪和花无谢已经算是老夫老妻了,嗯傅红雪是这么想的,当年那个明眸皓齿的小公子跑到边城游历,本想着当一名威风凛凛的大侠,到最后也只当了傅红雪一人的救世主。


傅红雪还记得花无谢笑呵呵的跟在身后,软乎乎的撒娇耍赖,最让傅红雪心动的是活的这些年从来没有人把自己当一个人来看,他可以是一把刀,一个笑话,甚至是复仇工具,只有花无谢把他当成一个小哥哥,一个真正的威风堂堂,有血有肉的人,甚至是一个大侠。


水到渠成的共游,甜蜜异常的爱恋,花无谢也被这个面冷心热的刀客深深吸引,虽然他冷冰冰的话让人生气,虽然阳春面真的很难吃,不过我会说呀!我会带红雪吃天下所有的美食,红雪有了我以后的几十年都不会孤单寂寞了。


花无谢素来胆子大,用花正坤的话来说一个坤泽竟然生了这么混账的性子,仗着自己情期到了,肆无忌惮的侧卧在床上用信息素撩拨着青涩的傅红雪。最后两情相悦的私定了终身。


傅红雪的味道是一派清冷的寒梅味道,像极了冬天花无谢用来和面做糕点的梅花上的雪水。花无谢的味道就不一样了是血的腥甜的味道,虽然花无谢软软萌萌的,但那可是个不折不扣的少年将军,后来坤泽的身份瞒不住了才被老祖宗带回了家,然后这小混蛋便寻了一个机会偷偷跑出来玩了,就遇见了正缘傅红雪。


也不知道这两个第一次的家伙那里出了错,花无谢身上没有自家乾元的味道,一点都没有。傅红雪因为这个事情自我怀疑了好久,虽然面上一派不以为然,但花无谢明白傅红雪很在乎这件事情。自己没了办法,看了大夫也找不到解决的办法,于是便只能不停的陪着傅红雪,希望可以给自己脆弱的红雪一点安全感。


礼义廉耻深深印在心里的小少爷为了爱人,都可以羞红着脸陪着爱人在漫天黄沙里露天席地的行鱼水之欢,更不要提各种让花无谢羞的彻彻底底的亲近,花无谢的付出傅红雪也看在眼里,一点一点曾经跑丢的心安也被花无谢养了回来。


再后来,花无谢带着傅红雪回神京城见家长,花家的人对于傅红雪表现了前所未有的满意,老祖宗甚至都在筹划给花无谢多几倍的嫁妆,让乖孙风风光光的出嫁。事情就这么巧合的出现了!司马清风的信息素的味道和花无谢的味道是一模一样的!


不怪花无谢不知道,当年花无谢在军营一门心思报效祖国光耀门楣,以至于家里人都以为花无谢是个中庸,所以花无谢既不放出自己的信息素也不关心别人的信息素,所以!天知道他司马清风是那个死味!


傅红雪当然不会怀疑花无谢的忠贞,但是花无谢坤泽身份的公开,民间的谣言也就随之而来了。花无谢肯定早就被司马清风标记了!这司马清风真是霸道,花公子的味道一丝一毫都没有了!诶?花无谢不是带回来一个刀客吗?谁知道呢,说不定啊是用来炸司马清风的,估计是什么追夫的戏码。


好家伙花无谢再次麻爪了!成天转来转去,要是红雪多想了怎么办!要是红雪生气了怎么办!要是……要是……去你的司马清风!劳资弄死你!于是头脑发热的花无谢单枪匹马的冲去了丞相府,将那个笑着叫自己大舅哥的家伙一顿胖揍。


第二天花无谢被傅红雪叫到了樊楼吃饭,傅红雪说到“无谢,你在这里等一会,我听闻隔一条街的点心铺子做的酸梅膏很是爽口,我买一些给你尝尝。”傅红雪提着黑刀走了,花无谢一个人在哪里胡思乱想。


听说了吗花无谢的乾元再求医啊。什么?年纪轻轻的就身体不好了?不是,那乾元的信息素无色无味的,那乾元怕花无谢标记后安全感不够,还有啊听说那个乾元要嫁给花无谢。什么?这不得要天大的好处啊!那可是独一份的啊,说要花无谢一辈子开心快乐。啧啧啧


傅红雪提着酸梅膏回来的时候花无谢已经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了,看着小公子红红的鼻头可把傅红雪心疼坏了,赶紧把人抱到怀里哄“你是不是打算嫁给我,你干嘛呀!”“我是你的乾元,可以替你顶天立地,撑起一片天空,怎能总让你哄呢?”


傅红雪摸了摸花无谢的小肚子说“你呀有了宝宝也不知道,还去揍人家司马清风,这两天气坏了吧,司马清风倒是随便揍,可别累坏了。”花无谢把脸埋在傅红雪胸口“是不是因为宝宝你才……?”


“别乱想你才是我永远的宝宝,我什么都依你。”傅红雪抱着怀里软乎乎热腾腾的小公子安慰道“那我还想揍司马清风。”“这……不太好吧。”“你不依我,不依我,啊~。”花无谢不停的扭来扭去,傅红雪立刻抛弃了原则“你看我揍他,现在花家天老大你老二,他要不让我揍,聘婷就不嫁给他了!”“红雪你真好。”


司马清风:我……o(╥﹏╥)o聘婷啊~


花聘婷:呸!谁让你惹我二哥生气!揍死你活该!


千般柔情万般似水(完)

垃圾写手没有什么文笔,基本就是流水账,不喜欢请不批评我。

人物形象可能和原剧有出入,不喜抱歉。

如果有错别字或者撞梗,麻烦评论或者私聊我,我会道歉和处理,谢谢各位小可爱。


弟弟没了,这个事情沈巍过了很久才接受,夜尊穿着嫁衣从悬崖上滚了下去后,沈巍满脸泪水的在悬崖下找了好久,没有弟弟,没有饰品,没有一丝一毫的东西,哪怕是夜尊的一根头发,这意味着什么?沈巍不敢想。

夜尊和沈巍的双生感应消失了,沈巍发了疯一样的挨个搜寻,将这世界上所有有黑能量的人,哪怕是那些没有的都一一排查,登名造册,沈巍花了整整一年在地星海星寻人,在累极了下一秒就要闭上眼睛的时候都不忘了换回小鬼王的装束瞬移回大不敬之地。要是弟弟回来了看到自己了他会开心的。

其实所有人心里都有数,鬼王消散后天地间是一丝一毫的痕迹都没有了,即使这样沈巍还是坚定不移的到处寻找。可能是十年可能是二十年沈巍回到了公寓。回到了这个弟弟自爆的地方,弟弟你看到了吗?这回哥哥没有再放弃你,哥哥一直在找你啊!

公寓保持着原样,什么多余都不曾有,沈巍站在客厅看到了沙发,那上面曾经弟弟依靠自己看着无聊的纪录片,一旁的厨房,弟弟曾经在那里给自己做饭,围着一个碎花的小围裙,沈巍记得的阳光很暖,夜尊低着头认认真真的摆盘,一盘水果沙拉都想一个工艺品一样,那人送开的发丝垂了下去,“哥哥帮我弄一下。”沈巍呆愣愣的看向那里才发现什么也没有,那人的头发柔软顺滑正像它主人那温柔的性子,香香的,一个沈巍再也闻不到的味道。“哥哥吃饭了,我给你做了香煎三文鱼哦,哥哥。”

沈巍走到了卫生间,那里曾经,夜尊每天认真仔细的为沈巍清洗衣物,大到外套,小到袜子内裤夜尊都会洗的一干二净然后晒出阳光的味道认认真真分类放好。那个浴缸“诶呀,哥哥你怎么进来了?”夜尊羞涩慌慌张张的拽过一旁的浴巾将自己包裹严实“弟弟我给你擦擦背吧。你怎么有这么多的伤疤啊?”“以前不小心留下的。”

沈巍一点一点看着家里的陈设,那些记忆也都涌了出来。“哥哥在写什么啊?”“日记,面面想写吗?”“面面要是写也都只有哥哥啊。”“小坏蛋就你嘴甜。”

“面面来让哥哥抱抱。”“哥我火上还有粥呢!别闹。”“面面不喜欢哥哥了吗?臭面面!”“好吧抱抱。”“这还差不多。”“诶呀!我的粥!!!”

“打雷了!!!”“面面害怕呀?”“胡说!我……我可是鬼王,哼,诶呀妈呀!!!”

沈巍本以为自己的斩魂刀是世界上最锋利的刀了,没想到这些美好的回忆像一把淬了毒的神兵将自己的里子绞的粉碎,丝毫不亚于当初夜尊做的肉泥。

沈巍在门口站了好久终于鼓足了勇气去仔细看一看夜尊的那幅画,小鬼王青涩啊,笑意盈盈的,一幅画实在精巧,连睫毛都根根分明。粗细正好。沈巍忍着心里的剧痛幻化成了小鬼王的模样,歪着头强迫自己笑得人畜无害。

弟弟你看看我的样子像不像?一定很像吧,你不想回来看看吗?为什么弟弟不回来呢?沈巍已经陷入了半癫狂的状态,一边一边对着那幅画笑,连嘴角的角度都一模一样。

这里……是什么?沈巍仔细的看向了画像里的鬼嵬的眼睛,这是?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在夜尊的笔下鬼嵬的眼睛里有面面的笑脸。鬼嵬的眼睛里有面面,可我沈巍呢?天下苍生,万物众人,我弟弟呢?我把我弟弟放哪里去了!

沈巍摸上了自己的眼睛,没有弟弟的眼睛,可以不要了,扣了吧。就在沈巍动手的时候,已经昆仑归位的赵云澜进来了“沈巍这个给你。”赵云澜递过来一个纸盒,不过因为时间过长,已经泛了黄“当年我回来替你收到了一条订制的领带,这是夜尊第一份工资的第一个去处,自己画了设计图去做的,这些年一直没见到你,今天给你送来了。“

在今天这条领带的样子也是十分经典的,沈巍将他挂在自己的袍子上,看着镜中的自己大笑出声“不伦不类!”笑着笑着眼泪就下来了,笑着笑着就缩在了地上,笑着笑着就开始抱着自己痛苦“弟弟!!!啊呜呜呜,”

沈巍曾经有很多东西,权利,地位,兄弟,还有爱人,夜尊的爱温柔似水,千般柔情偏偏藏匿在生活中的一点一滴,像春雨一般润物细无声。他隐忍坚毅,为了沈巍可以付出一切,可惜放弃一切,只是因为沈巍伸出了手,那个人就像一头勇敢的小兽一样跌跌撞撞跑过来,跑向他的哥哥。

现在沈巍有什么?再也没有爱人洗的衣服,再也没有爱人做的饭,再也没有爱人温润的触感,有什么呢?一条领带,一颗糖,一幅画,两个破旧粉碎又修补的本子,和那些日日夜夜折磨他的回忆,温柔的水啊也可以变成洪水伤人啊。

沈巍知道错了,不该保护不好弟弟,不该丢下他,不该一次次刀剑相向,不该不信任他,最不该的是,明明带他回家却没保护好他,无所作为只享受着他的好,甚至都不问问他想要什么自以为是!愚蠢至极!

那颗糖是什么味道的?这条领带该配哪条西装,我永远都不会知道了,弟弟我错了,你回来好不好?

可能又一个二十年,夜尊已经去了四十年了,沈巍毫无形象的瘫在公园的长椅上耗费着时光,远方互相搀扶的两个人吸引了沈巍的注意,他们是那么恩爱,沈巍的羡慕和渴望几乎实质化,要是自己和弟弟也可以这样该多好。

“亲爱的你看看那人长的像不像你年轻的样子?”

“罗浮生你个老不羞的!”

“没有,亲爱的你看。”

“……”

“怎么了?”

“我去和那孩子说几句话。”

老人颤颤巍巍的过来坐在沈巍身边,拉起了他的手,温柔的摸了摸沈巍的头“你清减了,你要明白要好好活着,爱你的人永远不会怪你。为了他也要好好活下去,别让他担心。”

看着沈巍滚出的眼泪,老人笑了笑“年纪大了就是爱说三道四,别哭了。”老人擦去了沈巍的眼泪“浮生快来扶我一把,诶呦,年纪大了老胳膊老腿起不来了。”沈巍呆愣愣的看着两位老人离去。

“你呀,成天指示我。”

“怎么我还使唤不得你二当家了?”

“使唤得,都伺候你一辈子,谁让我捡了你呢。”

“浮生我爱你。”

“呦,怎么一大把年纪还突然煽情了呢?”

“你个老家伙,闭嘴回家,走的我脚生疼。”

十几万年后,沈巍也老了,不在提起斩魂刀,也不在年轻有力,曾经光滑的脸如今也遍布岁月的沧桑。终于有一天沈巍想要再给弟弟烤一次鱼,再想一想当时弟弟满意的笑脸,然后看到了水里自己的倒影。

原来……还是错过了,那一年的龙城公园,那个海星老人不就是……小夜吗?鱼从沈巍手中溜走,渐起的水波花了那张已经老去的脸。

弟弟呀,你的爱千般柔情万般似水,不过你哪里是水啊?分明是一瓶毒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