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亩微风

休息停更几天,等过几天再加更,我出去溜达了。谢谢<(_ _)>


城璧吃醋了

垃圾写手没有什么文笔,基本就是流水账,不喜欢请不批评我。


人物形象可能和原剧有出入,不喜抱歉。


如果有错别字或者撞梗,麻烦评论或者私聊我,我会道歉和处理,谢谢各位小可爱。




花无谢生的貌美,浑身难掩身家公子温润如玉的气质,吹的好笛子,更是笑得亲近可人,一张小嘴甜的很,不说旁人,连连城璧都被哄的黏黏糊糊的。


连城璧愁啊,相比于江湖人的不同,让花无谢像一块香软可口的糕点掉在了干粮堆里。于是连庄主看见一波又一波醉翁之意不在酒的人拜访山庄,花无谢也没有什么防范心理,和这个喝酒,和那个唠嗑,一口一个好姐姐把那些拿刀砍人的侠女们说的像待嫁闺中的小姑娘一样,连城璧失手摔碎了一个茶杯。


连城璧不可自拔的掉进了醋罐子里,可偏偏花无谢无所察觉,冰冰看着急坏了,无垢山庄最近碎的东西太多了,在这么下去,在大的家底也不够霍霍啊,不过看见庄主别扭的样子,还是很好笑得。


“昨晚休息的好吗?”连城璧憋了半天问道。“很好啊!”花无谢习惯了连城璧这样刻板的问题,轻车熟路的回答道“今日约了几个人结伴出行,估计要三五日才可以回来,一会启程了,城璧哥哥希望我去吗?”花无谢睁着布灵布灵的大眼睛问道。


不许去!你要留在来陪我。连城璧虽然是这么想的,但是还是板板正正的说到“与人有约自然是要赴约的,无谢注意安全,玩的开心。”“这样啊,这次的好姐姐很是侠肝义胆呢,一定会非常投缘的。”花无谢一脸期待的说到,在连城璧酸溜溜的表情里上了马和一群人离开了。


在湖边,花无谢偷瞄到了在树上偷看的连城璧差点笑出声,这人平日里的君子端方哪里去了?就知道你说不出口,谁让你认识过沈璧君的,啊?让你也好好酸一酸。前几日花无谢无意间从下人那里得知了沈璧君的事情,酸的不得了,心里愤愤不平,想出来这个招数折磨连城璧,嘿嘿。


连城璧顶着一头的树叶子看着花无谢同别人相谈甚欢,越来越酸,终于在花无谢要给某一个好姐姐摘花的时候忍不住了。直接飞身下去将人扛了起来,然后运起轻功就跑了。


“城璧,你怎么在这里?你干嘛鸭!”花无谢美滋滋的故作吃惊问道。“你不知道吗?小坏蛋!”连城璧直接将人扛回了卧房,一把丢在床上。“你们只知道我温润如玉,却不知道我也会翻脸无情。”


“你翻脸就翻脸呗,你翻我干什么!”花无谢看着自己被连城璧翻了个个趴在床上登登着腿问道。啪,连城璧狠狠的揍在了花无谢的屁股上“好姐姐?无谢可玩的开心!我看无谢开心的很!”啪啪啪,结连好几下都“狠狠”的拍在了花无谢的屁股上,花无谢都感觉到了自己的肉在颤抖,脸红的像个番茄一样。


“你放开我!臭连城璧,你放开我,我要回家!”花无谢不停的挣扎,没想到这句话直接戳了连庄主的肺管子,次啦,花无谢的上衣直接报废了,露出来雪白的后背“无谢,你哪里都不可以去,你是我的为什么要陪着他们啊?不要走好不好?我舍不得你。”要不是这人不老实的爪子,花无谢都要被连城璧这委屈巴巴的语气打动了。


第二天“昨晚休息的好吗?”连耳朵都红红的连城璧在床边整理着衣服问道。“滚(︶︹︺)哼”花无谢奶乎乎的说到,毫无威慑力,直接丢过去一个枕头。


无垢山庄的酸气总算是散去了,冰冰也不在担心山庄碎杯子了,不过连庄主似乎有那里不一样了,不单单把刘海掀上去了,而且也变得……更霸气,更不好惹了。而且花无谢似乎得了腰疾,三天两头腰疼,再也不和好姐姐玩了。


重来否?2

垃圾写手没有什么文笔,基本就是流水账,不喜欢请不批评我。


人物形象可能和原剧有出入,不喜抱歉。


如果有错别字或者撞梗,麻烦评论或者私聊我,我会道歉和处理,谢谢各位小可爱。





傅红雪再因为花无谢的去世而难过也不得不接受这个噩耗,傅红雪浑身的血液都冻住了,赶到院子里时,萧成霈已经被包上红布送了出来。傅红雪颤抖着双手想要掀开萧成霈的红布,一旁的乳母阻止了傅红雪的手“傅少爷,先别看了,成麟少爷也不行了,您去看看吧,也许还能看到最后一眼。”


傅红雪不敢相信的冲进了屋里,就在刚刚自己的爱人带着一腔的仇恨死在了自己的怀里,留下的话就是孩子,小儿子刚刚才去世,大儿子却被告知不行了。傅红雪将摇篮里的孩子抱了起来,轻的让人害怕。


“你不能睡。你是坚强的孩子,爹爹已经有弟弟去陪了,你不能在丢下父亲。”傅红雪紧紧的抱着有气进没气出的大儿子,不停的流泪嘟囔,一旁的下人一句话都不敢说。“都是我的错,老天爷你怎么惩罚我都可以,能不能饶了我的孩子,他们都是无辜的啊。”傅红雪这一天哭的比一辈子哭的都多了。


夕阳西下,到了晚上,傅红雪抱着自己的儿子坐了整整三个时辰。似乎是为向爹爹证明自己还可以,发出了像小猫一样的哭声。一屋子的人都大喜过望,一旁的乳母送来了一碗米汤。乳母说萧成麟不肯吃乳母的奶水,傅红雪抱着孩子一口一口的喂着米汤。


傅红雪似乎是抓住了最后的稻草,怎么都不肯放下萧成麟,孩子情况时好时坏,傅红雪一口一口仔细的喂,通过孩子的哭声来判断孩子状况。傅红雪面色惨白,胡子拉碴,双眼红的像个野兽,足足七天大夫才说孩子情况稳定了,不过孩子太小,脏器尚未长好,还应当仔细照料,如果过了百日无事才能放下心来。


傅红雪看着自己七天没换的衣服,皱皱巴巴还散发着一股难闻的气味。傅红雪一开门见到了阳光直接摔在了地上,下人们赶紧将傅红雪搀了起来,傅红雪摆了摆手,今天是花无谢的头七,傅红雪几乎是被人托着去的灵堂,傅红雪独自在灵堂坐了一夜,身后是爱人的棺材,怀里是小儿子的尸体。没人知道他说了什么,只知道第二日花无谢出葬,葬在了新划得萧家坟。


傅红雪进到了一个父亲该做的责任,萧成麟小时就没睡过床,都是在傅红雪臂弯里睡的,换季的时候,傅红雪小心再小心,生怕沾染了病气。


傅红雪请了先生教导萧成麟,请了武先生教导武术,自己还亲自教导,都说傅将军严厉异常,下人们却都知道,傅红雪虽然严厉但是却是小心得很。萧成麟淘气爬树,傅红雪便在不远处偷偷的看,生怕萧成麟摔倒自己。


傅红雪不惯着萧成麟娇纵的脾气,却也不让缺别的孩子有的东西。四书五经君子六艺没落下,但萧成麟也没泡在苦罐子里,傅红雪经常带着萧成麟出游,也算是劳逸结合。


萧成麟很多年以后都记得自己父亲一次又一次看着自己红了眼睛,很多次在自己睡后看着自己轻声唤着爹爹的名字。每每生日的时候无论有多少精致的糕点餐食,在角落里永远都有一碗不起眼的糖糕。自己的衣服从外衣到里衣都绣着一朵小花。


傅红雪看着萧成麟越来越像花无谢的脸无时无刻不觉得煎熬。便想着照顾好他,不让他受一点的苦。傅红雪没有再娶,因为自己不配,也不能让任何人欺负成麟。有时候摸着那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小脸,傅红雪总能想起来那人抱着自己的腰,偷偷唤着自己夫君。


萧成麟长大了,先中了榜眼,然后继承了爵位,封为了异性王爷,赐号辅君南王爷。傅红雪给他娶了一位平民之女,出身书香世家,长的也算是清秀,最重要的是两人彼此钟情。婚后第三年,萧成麟有了长女,第五年有了幼子。


傅红雪看着萧成麟夫妻美,满儿女双全,成家立业,只一瞬间人就撑不住了。卧床不起,大夫告知萧成麟,傅红雪没了撑着的念想,估计是没了多少时日。


傅红雪同萧成麟讲“我这一生对不起萧家。对不起无谢,没有给他一天的安生日子,我完成了无谢的嘱托,成麟你像极了你爹爹,如果不是我,只怕今日你爹爹会是无比的风光吧。而不是一生凄苦,求而不得。我去找你爹爹,如果能重来,无论何时何地我都会护他永世喜乐安康。”傅红雪在这个雪夜安静的去了,手里紧紧抓着一个已经边缘圆润无比的玉佩。玉佩成色很差,不是什么值钱精美的东西,因为花无谢曾经佩戴过这枚玉佩三天,所以被人把玩了二十几年。而萧成麟再二十几年前的这一天失去了爹爹和弟弟,如今父亲也是在这一天去寻找他们了。


“少爷,少爷你醒醒。”清脆的女声响起将傅红雪唤醒。“竹娉?”傅红雪疑惑的看着早已出嫁的侍女以十几岁的模样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不解到。“西北大营这回闹得凶,少爷处理的好,已经没什么事情了,不过大夫说少爷还是要好生休息。”侍女柔声说到。


西北大营闹事?那是自己刚刚当上将军的第二年,难道。傅红雪冲下来看着镜子里十五岁的自己,激动到全身颤抖,难道,回来了吗?傅红雪不顾侍女的惊呼飞奔出屋,骑马来到了萧府。


此时的萧府还没有被拆,牌匾还高高挂在那里。自己还没有铸成大错,是不是还来得及!傅红雪激动的浑身颤抖,哪怕这可能只是一场梦,然后看见了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团子。是年幼的萧无谢!


“小少爷,您又出去玩了一天,老爷会生气的!”宝柱跟在萧无谢后面拎着许多东西,不停的念叨。“我看了一遍就会了,爹爹不会生气的。”萧无谢叼着梨膏糖得意的说。“无谢!”下一秒萧无谢就被一旁的傅红雪抱了个满怀。




这里设定无谢比红雪小了六岁。


(璧花)笨蛋小奶猫

垃圾写手没有什么文笔,基本就是流水账,不喜欢请不批评我。


人物形象可能和原剧有出入,不喜抱歉。


如果有错别字或者撞梗,麻烦评论或者私聊我,我会道歉和处理,谢谢各位小可爱。





连城璧养了一只小奶猫,毛还没长齐,整天闭着眼睛叫,连城璧宝贝的很,取名叫花无谢,挑了个日子给自己的毛孩子过了生日。


小人们看见平日里不苟言笑的庄主成天揣着一个小猫仔,处理事物揣着,吃饭揣着,睡觉都要轻轻亲一口,然后还盖好小被子。


花无谢开始学走路了,连城璧喜欢的不得了恨不得整日看着这个炸毛的小猫摇头晃脑挪来挪去。花无谢懒,经常趴在那里不动,连城璧总喜欢戳花无谢的小屁股,听花无谢奶乎乎的叫声笑得像个傻子一样。


连城璧喜欢归喜欢,听人说花无谢学走路太慢了,于是连城璧放下了自己的刘海,秉退了下人,趴在地上,看见花无谢支愣起来小尾巴,拖着后腿撵着自己的刘海爬。连城璧小心翼翼的捏着花无谢的腰,让他把后腿抬起来。


花无谢好不容易能摇摇晃晃的用四条腿撑起自己的身子,结果因为脑袋太大,总是抬不起头,还有点顺拐。右边前后一起抬,吧唧摔在了地上。摔得连城璧心疼的不行。于是我们连庄主,趴在花无谢旁边不停的嘟囔“你个笨蛋玩应,这么趴,这么伸腿。”连城璧在花无谢身边爬来爬去,结果花无谢没有学会像连城璧一样,反倒支愣起小尾巴,一把扑到了连城璧的脸上,抓着刘海就不撒手了。


冰冰进来就看见连城璧拖着花无谢的小屁股让他抓着自己的刘海,几乎是对眼看着毛孩子的傻笑。冰冰不禁想到。庄主自爆时,一只从天而降的小奶猫啪的一声拍在了连城璧的脑门上,紧紧抓住了一寸白头发。连城璧对眼的看着脑门上的小东西好一会,终是丢下了手里的割鹿刀伸手拖住了花无谢的小屁股,捏住了他不停踢自己脑门的小脚脚。从那以后,冰冰每日看着自家庄主一副我有猫我怕谁的表情,偷说这只猫哪里是拍在了脑门上,分明是拍在了心里。


小猫还要好久能长大,无垢山庄日子可有的热闹了,因为我们的庄主大人带头沦为了猫奴一枚。



小段子一枚。


重来否?

垃圾写手没有什么文笔,基本就是流水账,不喜欢请不批评我。


人物形象可能和原剧有出入,不喜抱歉。


如果有错别字或者撞梗,麻烦评论或者私聊我,我会道歉和处理,谢谢各位小可爱。



大夫坐着马车来到了这个斥巨资建造的暖阁,不禁感叹到这里极尽的奢华。下人掀起了门帘,将大夫引进了侧面的一个小屋子。先是饮了一杯热茶,然后换了一身烤热的衣服,最后又足足烤了一刻钟的炭火确保身上半分寒气都没有才去给病人看病。


大夫偷偷打量这里,厚厚的羊毛地毯,墙上贴的黄羊皮,银子做的炉子嵌在地板里,用的都是上好的雪花银碳是半分烟都不会产生的,屋里在这寒冬腊月温暖的简直连皇上的金銮殿都比不了。正常这里住的应该是达官贵人,受尽荣宠的人,可大夫知道这里住的人只不是是挂着恩宠防止皇帝落下一个苛刻的罪名。


花无谢陷在羽绒被子里,看着大夫进来勉强起了身。伸出了瘦的近乎皮包骨的手让大夫把脉。大夫小心的掏出一张丝巾,想要覆在花无谢的手上。“不必了。”花无谢轻声说到。


似乎感觉到花无谢温和的态度,大夫没那么惶恐了,抬头看了一眼花无谢,面色惨白,嘴唇没有一丝血色,甚至透着乌黑,眼下青紫一片,感觉很久没有睡好了。大夫小心的给花无谢把了脉,过了好一会,大夫收了小枕头“公子,您身体虚弱应该好生修养,段不可以劳心劳力,忧思过度。什么事情都没有身体重要,养好了身子以后才能有所作为啊。”大夫没忍心说他那破败如柳絮的底子。


“什么以后,我还能有个几日啊?我费尽心力恐怕也不能为我的孩子谋个什么安生的未来了。”花无谢叹了口气,收回了自己的手。“有劳大夫了,桌子上有些银钱,全做辛苦费了,大夫请回吧。”花无谢翻了过去,不再看人。


一旁的下人带着大夫出去了。大夫出了暖阁就被一个穿着一身黑衣滚着红边的男子拦了下来。“傅公子。”大夫停了下来恭恭敬敬行了一个礼。傅红雪看着不远的暖阁问道“无谢的病怎么样了?”大夫看傅红雪满目凄苦的表情说到“草民学艺不精,还望大人另寻他法吧。”


这样的话傅红雪不知道听了几遍,也发不出火了“那无谢还剩多上时日?”“公子忧思过度,产后虚弱,加上余毒未清,只怕半月不到了。”大夫战战兢兢的说完,在安静中不安了一会,终于得到了傅红雪放行,赶紧头也不回的走了。


什么宦官世家,大夫坐在马车里想到。当年萧家世代为将啊,不知为了这江山死了多上好儿郎。还不是皇帝是灭就灭了?萧大人一头撞死在监狱里,萧夫人和萧小姐不愿下红帐,自尽了,唯一的儿子萧无谢发配边疆。萧家祠堂被砸,祖坟被撅,还能怎么凄凉?


这萧大人的遗孤是如何身中剧毒,成为了傅家的通房这就不得而知了。大夫想到了刚刚看到花无谢粗糙的手,叹了口气,都说花无谢中了剧毒形同痴傻,但如今看来还是有许些灵透的,就这些想也想不清的劲头,最是折磨人了。


如今萧家平反又能怎么样?百十口人只剩下一个半傻不知还能活几天的少爷和两个刚出生的小少爷,还能怎样?皇上再为花无谢修暖阁也堵不住天下之口啊。伴君如伴虎,朝不知夕身何处啊。


花无谢自知时日无多,强撑着喝个半碗粥,一旁的下人看见花无谢终于进食了,开心的不行。“我要见傅红雪。”傅红雪已经受了足足一个月,终于等到了花无谢见他,激动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想着给花无谢做一些东西,却发现花无谢根本吃不了,只能放弃了赶紧上去不让花无谢久等。


傅红雪紧张的走向床边,看见花无谢靠在床边,望着他。花无谢示意他坐在一边的椅子上,让下人们都出去了。花无谢长出一口气说到“最近几日,我发了梦,梦见了阿爹,娘亲,姐姐,他们说我是京城最聪慧的孩子,一定可以光宗耀祖,报效祖国。”花无谢声音很轻,却字字都像一把刀子扎在了傅红雪心里,傅红雪没打断花无谢的话,任他凌迟着自己。


“可能是快要相见了吧,不知阿爹会不会后悔当年护住了你这个故人之子,让你十几年后将我们家害到如此地步。”花无谢带着笑容说到。傅红雪无措的解释到“无谢我不知当年的真相,我……”“如不是因为我的两个孩子,我早就去了,为了不让孩子沾染上病气,我的孩子呢?是不是因为带着爵位你们便又圈了起来?是不是花白凤又要灌一碗毒药下去好控制!咳咳咳”花无谢不停的咳嗽起来,傅红雪赶紧上前轻轻拍着他的背,即使被直呼了母亲名讳,傅红雪也是没有半分的理可以挑。


花无谢生生的咳出了血,傅红雪刚要喊大夫,花无谢就紧紧抓着傅红雪的手将他拉近。花无谢怒目圆睁“傅红雪,你对不起我,对不起萧家,我不求你杀了你那个毒妇母亲,也不要求你怎么叩首问罪,我死后这二两身子你怎么处理无所谓,你不是说你爱我吗?不是说要许我正妻之位吗?你随意。今日我赌了,用我换你愧疚,换你护着我们的孩子,不求你怎么教养,只要活下去就行。”


傅红雪将花无谢抱在怀里“无谢,我愧对与你,我万死难辞其咎,你不用这样,我会保护他们,我对你是真心的,我希望你可以好好的,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让我照顾你,让我……”傅红雪看着怀里不知何时没了生息的人,眼泪成行的流下“无谢,无谢,你看看我,我还没说完,我还没……别走,别丢下我,无谢”


原来,在你心拖着病重的身子也要为了孩子算计,原来你根本就不相信我的喜欢,原来你受伤这么深,都是我。傅红雪看着花无谢没有闭上的眼睛和嘴角不停流出的鲜血,觉得天都要塌了,不过老天爷总能证明事实可以更坏。


傅红雪抱着已经冷了的花无谢在床上坐着,眼泪不停的流下,傅红雪一遍又一遍的亲着花无谢的头发,一遍又一遍的说着我爱你,对不起。就在这个时候下人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撞碎了一个半人高的青玉花瓶“不好看,成霈二少爷去了!”



这篇很快就可以甜了,前尘今生穿插着写,如果你们都接受不了,随时停坑。超级没有底气的一篇。


沈巍犯事了(下)

垃圾写手没有什么文笔,基本就是流水账,不喜欢请不批评我。


人物形象可能和原剧有出入,不喜抱歉。


如果有错别字或者撞梗,麻烦评论或者私聊我,我会道歉和处理,谢谢各位小可爱。




沈巍在家里想了半天突然福至心灵的明白了,弟弟和烛九这样是不是弟弟想告诉自己弟弟不喜欢赵云澜。不想让自己在追着他跑了,也对自己已经忽略弟弟这么长时间了,确确实实失了职,也该受些惩罚。


沈巍瞬移去了去昆仑山巅,到了昔日昆仑神君的住处,自从昆仑神君去了轮回沈巍就再也没有来过这里。沈巍寻找了许久都没有找到自己想要找的东西,当初在邓林送给昆仑的那串幽畜大板牙的项链。


沈巍不得不承认,那件当年自己视若珍宝送出的东西昆仑根本就没有留下来。也是自己一个大不敬出身的鬼王,什么都没有连送出的礼物都是这般的低贱。沈巍突然有点难过,不是因为昆仑没有看重那串项链,而是时隔万年根本就找不回来了。


沈巍本打算着将这串项链取回,送给弟弟,沈巍突然想起了弟弟幼时看到这副项链时好奇的目光,也就是自己满心欢喜的将它送出去的那一天,自己和昆仑走了,然后……失去了自己的弟弟。本想着弟弟无论还喜不喜欢甚至满心厌恶,哪怕亲自毁了都是好的。


虽然以后可以送给弟弟世界上最好的东西,但沈巍执拗的认为这串项链是该属于弟弟,从一开始就是。沈巍找了好久,终于放弃了,沈巍不知道如何和弟弟解释,也不知道怎么能让自己说的话有信服力。跌跌撞撞漫无目的的走到

了当年的山洞。


日新月异沧海桑田,山洞里再也寻不回当年一丝一毫的印记了,没有白团子的身影,没有奶生生的声音,什么都没有了。只有一些看起来面目狰狞的石块在昏暗的洞穴里似乎诉说着夜尊的委屈与愤怒。


一只黑色的乌鸦飞了进来,在沈巍身边化形,是鸦青“不是我说沈巍你干什么呢?能不能快点!”鸦青上不去昆仑山不知道沈巍干了什么只能在这里堵他了。沈巍没有理她,不知道沈巍干了什么,鸦青隐隐的不安,鸦青也不管不顾“烛九说话直,但每一句都有道理啊,我们不为老板说话,这天下还会有一个人向着他吗?”


沈巍低着头说到“你们说的对,我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混蛋。”鸦青更着急了“然后呢?然后呢?沈巍你明不明白,老板还在等你,你赶紧回去,你晚回去一会,老板就会多伤心一刻。”


“他还在等我?”沈巍抬头不解的问道,眼里多了一丝希望。“要不是等你为什么留在龙城,这里有什么好啊,他生气不是为了让你自责也不是和你找事,是为了让你哄他。”鸦青生怕沈巍一个想不开彻底躲起来“他什么都不在乎,想要的只有你一个,无论你是嵬还是巍他都不在乎,他还在等你啊,赶紧回去,有什么说什么,能说什么说什么,快点╰(‵□′)╯”鸦青觉得这对鬼王脑子都不太好使,只能亲自出面来劝说,如果自己多说几句能让他们解开心结,能让老板幸福被砍一刀都行了。


沈巍因为鸦青的话也算是明白了一瞬间,燃起了希望,赶紧瞬移回了甜品店,一把抱住了在一旁吃蛋糕的夜尊。哐,沈巍直接跪在了夜尊面前“弟弟,我错了,我吃醋了,我没有看不起你,我只是不想让任何人离你那么近,我想你是我一个人的。”


一屋子的人看着沈巍这个样子都窃窃私语,还是烛九叹了口气“这个兄弟第一次没经验,跪错了。”众人反应过来开始鼓掌起哄,夜尊嫌弃丢人,于是拉着沈巍跑了出去“老板开心,今天免单!”烛九看着夜尊的背影大声说到。瞬间整个甜品店的房顶都要掀翻了。


“弟弟,你听我说。”沈巍抓住夜尊“我知道我错了,从一开始就错了。没保护好你,把你弄丢了,还不分青红皂白责怪你。”沈巍看着夜尊眼泪汪汪的样子,将人抱在怀里“哥哥一直都是个笨蛋,一万年前照顾不好你,在你是小孩子的时候又把你一个人放在家里,让你难过,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从今天起哥哥就只是你的哥哥了,不当什么沈教授什么顾问了,哥哥带你走想去哪里去哪里,你想要什么哥哥给你什么,只要你别生气。我去了昆仑山巅想找回当年的东西送给你,可是哥哥找不到了。那哥哥可不可以用我自己赔给你,把我以后的每一分每一秒都给你。”沈巍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紧张的缺氧。就在自己很无措的时候,感觉怀里人在轻轻的颤抖,沈巍不停轻拍着夜尊的后背。


“夜老弟这是怎么了?”可哪乱窜的赵云澜路过此处问道。看着怀里的人缩了一下,沈巍淡定异常的说了一句“阁下是谁?”“什么?沈巍你怎么了?”赵云澜不解的问。“沈巍是谁,你我素不相识,休要胡言乱语。”沈巍翻了个白眼接着拍着夜尊。


“我!沈巍你是不是被夺舍了?怎么回事?”赵云澜蒙圈了。“噗嗤╮( ̄▽ ̄)╭”夜尊停止了哭泣埋在沈巍怀里。沈巍看见弟弟开心,拖住夜尊的屁股将人抬了起来让夜尊挂在自己身上。


“我们回家?”夜尊环住沈巍的脖子小声的说。“好。我们回家。”沈巍美滋滋的抱着夜尊回了家。果然弟弟就是人美心善,只要你能回来就可以了。赵云澜:我这是被嫌弃了 (′~`;)


沈巍辞了职,带着夜尊走遍了夜尊想去的地方,在回龙城已经是五十年后了,烛九的甜品店依旧生意火爆,夜尊和烛九磨咖啡的时候,沈巍酸溜溜的坐在一旁。自己的弟弟哄着呗,还能怎么样?不过好在弟弟还爱着自己,自己犯了那么多事弟弟还能原谅自己。


沈巍默默掏出来小本子,发黄的纸上认认真真写着一条一条的犯事条例,摘录几条。1不能丢下弟弟一个人。2弟弟说的都是对的,不能和弟弟吵架。3一切以弟弟为主,自我反思。


沈巍默默加了一条,尽量看烛九顺眼一点,不认识赵云澜。